#[email protected]

中五的時候,父親跟我說,會考完畢後,出外工作幫補家計。對於由中一開始已兼職賺錢買教科書、文具,甚至自給零用錢的我而言,家人有這樣的想法,我當然不意外。

 

會考放榜的那一刻,成績尚算不錯,師長、同學都來恭賀,又或有同學提醒可到其他學校報名升讀中六之際,我卻按捺住沒有行動。吳秀群老師細問下,才知道我的家人已有安排。於是她還是要我先報讀中六,再替我想法子。翌日,吳老師再叫我回到學校,告訴我,已跟學校說明我的困難,因此可以免去我和妹妹的書簿費和學費!老師請我回家勸說家人;如家人仍不許,她願意親自找我的家人去。

 

吳老師教導我: 「 以中五的學歷,現時的確可以找到工作,也足以應付日常的開支。可是,十年、二十年之後呢?你可以選擇的工作,前途很受限制。如果學歷高一點,將來能找到的工作的薪金也可能高一點,更有前景。長遠而言,不是更能幫到家庭嗎? 」

 

正因為老師的協助,我順利升讀預科。在預科也考獲入讀香港中文大學中國語言及文學系的資格。也如兩年前,家人仍希望我出外工作,不過這次經解釋大學的學費資助情況,家人也願意讓我多讀三年大學。

 

原本我以為,順家長之意,公開考試後出來工作,雖然我自己沒有升學,卻可以賺取薪金資助妹妹升學;然而,我卻沒想到,我在老師的協助下,爭取了升學的機會,改變了家人對升學的看法,也為妹妹之後升學打開了方便之門。

 

趁深培中學五十週年校慶,分享一則我與吳老師,和深培的小事,念師長之情,學校之恩!

 

( 謹以拙文賀吳師榮休,母校深培中學五十週校慶 )

 

後記:

無心插柳,但文章在網絡上輾轉流傳到吳老師處,又竟然遇上老師今年榮休,這巧合反而是我的榮幸。

 

 

我曾在婚宴上誇口說過,每天都想起老師,老實說,那是言過其實,不過,我經常都這樣想:在這個平行時空,老師在上著怎樣的課堂,如何準備講義、筆記,每每想起老師認真的態度,那怕只是一剎那間,轉念我又提起勁。這倒是千真萬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