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ASK” 模式引發歷史學習的好奇心

“iASK” 模式引發歷史學習的好奇心 英國公立學校運用繪畫彩旗幫助學生對比兩種迴異的歷史觀 初中兩史的課程諮詢,成為城中熱話,作為一位兩史老師,我關心課程大綱的範圍,更關心能否回應學習需要;但是,老師應如何實踐才能讓學生投入學習?   在課堂上,各地的歷史老師都面對相同問題:課時不足。在去年參加的 「 賽馬會教師創新力量 」 與今年的借調經驗之中,讓我與國外學校及機構交流歷史的學與教,並有機會聯繫本地和內地老師。我看到歷史學習的大趨勢是趣味引入,引導學生思考、探究、發問,建構學生的歷史觀,熟習學習歷史的方法,最終和生活連繫。其實千百萬種的學習方式,都只為一個目的 —— 有趣地讓學生學得更好。   我們發現,無論是國內或國外,有趣有效的歷史課堂均有以下元素: 充滿熱誠的團隊 ( 總有某些老師,單是說課已經十分吸引 ) 有趣、且合符學生水平的資料 ( 能照顧學習的多樣性的多元化資料 ) 協助探究及建構知識的課程設計 ( 引導學生如偵探般從史料中發現真相 ) 鼓勵師生聆聽和分享 ( 以學生回應主導課堂,並由老師點撥發展 ) 和生活相關的課題 ( 體驗歷史不只是 「 死人的事情 」 )   以上的元素,包括了態度、技能和知識 ( ASK ) ,並加入 “ insight ” 及 “ inquiry ” ( “ i ” )…

反轉課室再油漆

反轉課室再油漆】騰空一個下午 創新教師推行價值教育 原文刊於 《 明報周刊 》 :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e6%95%99%e5%b8%ab%e5%89%b5%e6%96%b0%e5%8a%9b%e9%87%8f-%e6%84%89%e5%bf%ab%e5%ad%b8%e7%bf%92-%e5%8f%a6%e9%a1%9e%e6%95%99%e8%82%b2-117487   尾隨陶老師踏入課室,撲面而來是看得見的二氧化碳,就似舞台上的乾冰效果,濃烈程度足以令人馬上打呵欠。 「 你們剛才上什麼堂? 」 數學。 「 有測驗嗎?還是派卷?怎麼你們都沒精打采? 」 陶老師問。回答有好難、好悶,還有嘆氣和托腮。   五分鐘的新鮮空氣 早上第二節的英文堂還未開始,面對一雙雙快要張不開的眼睛,陶老師心知不妙。這天,她安排學生做聆聽練習。聽錄音之前,陶老師先向同學解釋一次問題,重溫教過的詞語。 「 如果我要去課室後排右下角,應該怎樣走? 」 學生算是給足面子,go straight、turn right、second street ( 第二條走廊 ) …… ” Where should I go now? ” Die。一個同學半開玩笑,半發洩情緒地答。   陶老師一笑置之,然後,悠揚音樂在課室迴盪,一分鐘的預備時間開始,同學陸續發呆和小睡。錄音播放完畢,陶老師問有沒有誰想聽多一次,全班靜默。對完答案,還有另一份練習。這次,主題是香港景點。   去 Temple Street 可以買些什麼? 「 紙巾! 」 學生開始回過神來搶答。介紹完青馬大橋,陶老師又問,你們知道什麼橋最有禮貌嗎?同學你眼望我眼。竟然沒聽過?是 thank you 啊!面對老師的爛笑話,空氣中沉靜了一秒,然後爆出笑聲。  …

兒歌不簡單 —— 《 哪兒 》

兒歌不簡單 —— 《 哪兒 》 在香港也看到星夜 原文刊於 《 端傳媒 》 : https://medium.com/innopower-jc-fellowship-for-teachers-2017/%E5%85%92%E6%AD%8C%E4%B8%8D%E7%B0%A1%E5%96%AE-%E5%93%AA%E5%85%92-5ccaee115a7b   兒歌是兒童成長的重要養份,奈何今日香港連兒童節目都容不下,更何況兒歌?筆者很幸運,成長裡有很多悅耳的兒歌作伴,當中一些訊息意義深遠。小時候未必明白,直到長大後重新咀嚼歌詞,卻有一番領悟。   《 哪兒 》 是八十年代的兒歌,歌詞談及都市化剝奪孩子對美好事物的認知,光害奪走天上的繁星,摩天大廈遮蓋月光與彩虹,孩子在課堂知道有農場,卻未有親眼看過。孩子被困在細小的校園,卻看不見美麗的大自然。   決心帶孩子去「 哪兒 」 其實「哪兒」近在咫尺,大自然並非遙不可及。香港並非石屎森林,超過七成土地都是郊野公園,孕育了二百六十多種蝴蝶,是全國的十分一,有 「 蝴蝶天堂 」 的美譽。還有,在本地發現的鳥類約有四百五十多種,相等於在全中國記錄得的鳥類品種的三分之一,更佔全球鳥類品種總數的百份之五。「 哪兒 」 並不遙遠。   星夜下的感悟 記得一次帶學生去西貢宿營,日間看到不少蝴蝶,亦聽到百鳥爭鳴。晚上與幾位學生躺在草地上,仰望滿天繁星,在浩瀚宇宙下討論人生,當下的問題都不再是問題。原來我們面對很多問題的核心都只是心情,而非事情。心情好了,事情就易辦了。如果嫌三日兩夜不夠澈底,真的要深耕細作,嘗嘗耕種苦與樂,香港也有很多有心團體例如:Sang Wood Kids Club 、鄉土學社 SoIL 等等。   我們的確要向學生展現生活殘酷的一面,更有責任向他們指示逃生門。當他們在都市裡感到窒息時,知道香港還有避靜的地方。而更重要的是,當大家都習慣從自然裡學習,孩子開始追求物質以外的東西,生活模式隨之而改變。改變的人多了,便有機會改變社會。 「 哪兒 」 ,就在這裡。   《 哪兒》 詞:林瑞峰   國語堂讓我知鳥兒歌唱 喜報天亮 數學堂又說星數目難知道 我每夜望但見空蕩…

中四生默書 0 分都有貼紙

中四生默書 0 分都有貼紙 中文阿 Sir 鼓勵翻身:零分不代表沒有付出 原文刊於 《 香港01 》 : https://www.hk01.com/%E7%86%B1%E7%88%86%E8%A9%B1%E9%A1%8C/130312/%E4%B8%AD%E5%9B%9B%E7%94%9F%E9%BB%98%E6%9B%B80%E5%88%86%E9%83%BD%E6%9C%89%E8%B2%BC%E7%B4%99-%E4%B8%AD%E6%96%87%E9%98%BFsir%E9%BC%93%E5%8B%B5%E7%BF%BB%E8%BA%AB-%E9%9B%B6%E5%88%86%E4%B8%8D%E4%BB%A3%E8%A1%A8%E6%B2%92%E6%9C%89%E4%BB%98%E5%87%BA   「 阿 Sir,零分都有貼紙? 」 一位同學拿着鄰座同學的默書簿大聲問。在這個 「 求學都是求分數 」 的世代,即使背後付出多少努力,得到 「 零分 」 似乎就是失敗。不過一位中學中文科老師卻不認同,他在每一本有寫字的默書簿給貼紙,並表示他深信 「 零分不代表你没有付出 」 。這名阿 Sir 更在班上試行重默,讓零分同學獲 「 翻身 」 機會。   任教中文科 17 年的徐文超接受 《 香港01 》 記者訪問表示,雖然所教的是中學,但高中學生也會喜歡得到獎勵,希望學生不會以為付出但沒得分就沒人理會。   在葵涌區棉紡會中學任教的徐文超近日在閱讀平台 「 Medium 」 撰文,指有次派發默書簿時,一位同學拿着鄰座同學的簿大聲問 「 阿Sir,零分都有貼紙? 」 他明白同學都喜歡小獎勵,因此不論中一至中六,他都會在默書簿貼上貼紙。本學年這班中四生卻不了解徐 Sir 的原則,故他耐心解釋:…

10星期進修之旅 學會的三節課

10星期進修之旅 學會的三節課 教師:希望有突破 原文刊於 《 香港01 》 : https://www.hk01.com/%E8%A6%AA%E5%AD%90/211340/%E5%89%B5%E6%96%B0%E6%95%99%E5%B8%AB-10%E6%98%9F%E6%9C%9F%E9%80%B2%E4%BF%AE%E4%B9%8B%E6%97%85-%E5%AD%B8%E6%9C%83%E7%9A%84%E4%B8%89%E7%AF%80%E8%AA%B2-%E6%95%99%E5%B8%AB-%E5%B8%8C%E6%9C%9B%E6%9C%89%E7%AA%81%E7%A0%B4?utm_medium=Social&utm_source=fbpost_link&utm_campaign=parenting   應試教育與香港同行了不少歲月,但時移世易,固有的方法是否切合培育未來的主人翁?當不少聲音提出希望對現時的教育有所改變時,一個鼓勵教師以創新的意念及行動,以回應教育需要的教師培育計劃卻在往年徐徐展開,至今已進行得如火如荼。香港的教育,真的只有苦味嗎?   這班來自中、小學及特殊學校的教師,齊齊把學習場所轉移,化身成 「 學生 」 ,每天投入在活動中了解及吸收推動創新需具備的元素。一位較年輕的小學教師潘老師對我說: 「 教師生涯已有 4 年,感覺在教學、課室管理等方面,都好像到了一個樽頸位,希望自己有所突破。 」 另一位在中學任教多年的陳老師則道: 「 還記得這個計劃的簡介會中的一句說話, 『 想改變,首先要改變自己 』 ,於是我想親身經歷一次,這便會更明白學生改變時會面對的感受及想法。 」   第一課:還在用同一把尺來看待學生嗎? 這天,他們一行十四人來到以愉快學習見稱的救恩學校 ( 小學部 ) ,與校長陳梁淑貞 ( Gloria ) 會面,雖然一眾教師亦有所聞,但真正與校長對話、入校參觀,卻是第一次。校長親自介紹學校的理念、課堂情況、校園設施等,每位老師則眼睛發亮,聽講解之餘,同時不斷拍照紀錄。天水圍循道衛理小學的潘明慧老師說: 「 令我印象深刻的是 Gloria 對正向教育的熱誠,所付出的努力,以生命影響生命。她明白改變需要一步一步來,雖然她是校長,但做的卻比其他人更多。 」   於靈糧堂劉梅軒中學任教的陳敬忠老師,則對香港紅 卍 字會大埔 卍 慈中學 ( 簡稱 卍…

芬蘭孩子自主 香港注重技能

【芬蘭教育】陳巧茵老師:芬蘭孩子自主 香港注重技能 原文刊於 《 親子日常 》 : https://mamidaily.com/article/73159/%E8%8A%AC%E8%98%AD%E6%95%99%E8%82%B2-%E9%99%B3%E5%B7%A7%E8%8C%B5%E8%80%81%E5%B8%AB-%E8%8A%AC%E8%98%AD%E5%AD%A9%E5%AD%90%E8%87%AA%E4%B8%BB-%E9%A6%99%E6%B8%AF%E6%B3%A8%E9%87%8D%E6%8A%80%E8%83%BD   大家都對芬蘭教育趨之若䳱,芬蘭教育是否真的有如大家期望。陳巧茵老師 ( Anita ) ,在芬蘭赫爾辛基國際學校擔任資訊科技總監四年,亦曾在香港國際學校工作八年,她認為芬蘭教育有可取之處,但是否其他地方都適合將之融合其中,就另作別論,讓她分析香港及芬蘭教育的差異最適合不過。   Anita 自幼在澳洲讀書,畢業於澳洲新南威爾斯大學。有十三年在香港、澳洲、芬蘭的課室教學經驗,並有七年積極參與亞洲、北歐及美國等國家的學校課程規劃與整合的經驗,協助老師設計教案及評估學生的學習成果。在芬蘭國際學校工作前,她在香港漢基國際學校小學部擔任資訊科技推展組長達八年之久。今次 Anita 是應 「 教育燃新 」 主辦的賽馬會 「 不一樣教育節 」 活動獲邀來港作交流 。   芬蘭孩子自主 港孩技能高 談教育前,先了解芬蘭人口,芬蘭人口有五百多萬 ( 香港有七百多萬 ) ,每平方公里才只有 16.3 人,文化與生活環境與香港有絕大差異,兩地教育相對地因地制宜。 「 芬蘭教育比較注重每一個孩子是獨立個體,想幫他們訓練生活技能,我看到的一年級的孩子,下了課以後會自己走路回家,在家裏可以自己煮一些 pasta 之類的,就是健康的零食,簡單的說,他們的自主能力比較強。 」   Anita 續說, 「 我有時會開玩笑的形容,芬蘭的孩子好像農場的雞在跑來跑去,因為芬蘭的孩子就是在公園跑來跑去,這邊不流行課外活動,所以下了課,爸媽都還在工作,他們不是回家就是在公園裏面玩,比較自由一點。 芬蘭不像香港,不需要那些最低年紀不能自己在家裏。他們很多都是自己一個人在等爸媽下班。 」   香港人口密度高,在大城市生活,孩子自出娘胎好像就是要不斷的力爭上游,教育彷彿也以目標為本。 Anita 認為教育較注重孩子技能, 「…

為考試減壓小貼士

為考試減壓小貼士 香港的學生少不免要面對測驗及考試壓力,外國的神經學研究指出,過大的壓力會減低學生的記憶能力,影響他們的表現。作為教育工作者及家長,可以採取什麼方法幫助學生舒緩考試的壓力呢?   與學生說說笑話,幽默感能使大腦分泌多巴胺,減低壓力,增強記憶 平日讓學生回想自己所犯的錯,鼓勵他們提出解決辦法,減低他們在考試中犯錯的機會 回想個人的成功片段,例如贏了比賽、畫了一幅滿意的圖畫之類。這些片段有助提高學生的自信及減低壓力 提醒學生並非 「 一試定生死 」 。沒有一個考試或測驗足以代表他們所學到的東西,它只是用來評估當刻學生對那些題目的理解,學習歷程還包括各類學習活動、專題研習、筆記和作品集等,這些加起來更能反映學生的整個學習歷程及對科目的理解 資料來源: https://www.edutopia.org/article/brain-based-strategies-reduce-test-stress-judy-willis Posts賽馬會「教育要創變」跨界共學計劃>May 14, 2021【教育專欄】流浪學習April 30, 2021回歸教育的初心April 27, 2021【五大願景】 民間機構發起「和與解校園」支援師生情緒April 27, 20214月12日 網上研討會:混合模式學習提升學與教效能April 7, 2021Tags21st Century Skills Authentic learning Chinese Language Community-based learning Finland History Hong Kong Learning assessment Learning differences Learning environment Parents Personalized learning Positive education Primary school students Principals & schoo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