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

香港復課在即,回看近幾個月受疫情影響而停課者,以聯合國教科文組織( UNESCO )的資料顯示,遍及全球 180 多個國家或地區的十幾億名學生。除了莘莘學子,教育工作者和家長等都在這段期間共同經歷了一個可能是史上最漫長的停課,而老師的教學亦受到了前所未有的衝擊。有危有機,這樣的衝擊會否為學與教帶來更佳的機遇?

全民網課時代降臨?


在「停課不停學」的前提下,加上受惠於一日千里的資訊科技發展,與 17 年前沙士期間同因疫情而關校以致教學完全停擺的狀況相比,今趟疫情期間,由香港這個彈丸之地以至中美等大國的學校,均善用一切網上學習資源,盡量維持固有的教學模式。

例如許多學校選擇將授課的地點由實體校舍移師到虛擬的網上平台,藉着視訊會議軟件為各班(或各級)學生進行實時教學和討論,他們有些按各學科輪流每天上一節或多節課不等,有些則索性把整個上課時間表(包括視藝、音樂、體育等術科的課節)都搬到網上繼續,另有些甚或在網上課節中,仍繼續與學生如常地對功課答案,可做到「無視」地理或虛擬 vs 實體接觸的局限。

此外,也有不少學校選擇由老師預先錄製教學短片,並發放到網上平台,讓學生在家中自行下載觀看和做練習,完成後再上載回網上平台交功課。至於功課以外的師生接觸,則大多改為由班主任以「陽光電話」的形式作個別關心。

前所未有的變化


在這樣的情勢下,學與教的模式出現了前所未有的變化。其中最顯著的包括:

(一)學習場地切換:疫情前,課堂學習生活大多集中在校園內的師生互動。但疫情期間,課室則移師到每個學生(以及在家工作進行實時教學和錄製教學短片的老師)的家中,直接或間接地大大提高了學生家長對課堂學習的「參與度」,尤其年幼的幼稚園及初小學生,在進行實時網課或完成網上功課時,家長的 IT 支援和指導必不可少。(向來家長也是教育界的重要持份者之一,亦為教育工作者欲與之建立更緊密合作的對象,但是否像疫情下以這樣的形式合作,則見仁見智)。

(二)電子學習 vs 傳統課堂:這股忽然全民網課的風潮引來熱議,譬如說:有人會問,這會是加快推動電子教學的契機嗎?另有人指,網課與傳統課堂大不同,眼見不少老師在這段期間為了不太拋離教學和功課進度而比平常更疲於奔命,不禁問道:是否是時候要摒棄現行教育制度的「功課、測驗、考試」等固有教學模式呢?陳葒校長對此狀況直言,香港教育問題從來都不是教學科技先進與否,或教師使用網上教學能力高低的問題,而是應試教育體制和思維根深蒂固的問題。很多人都認為,測考成績就是學生是否學得到 ∕ 學習有成效的重要指標。

其實,不論是電子學習還是傳統課堂,都具有提升學生的學習質素這個共同的目標。電子教學的優勢在於,可讓學生不受時間和地域限制地去使用無邊無際的資源去學習。這個優勢在今次停課中得到充分發揮,尤其連包括大英博物館和羅浮宮的網絡導覽,以及部分的國家公園、亞馬遜全球聽書( Audible Stories )、NASA 線上影音圖書館、紐約公共圖書館等,全部均免費開放予人使用,實在是學生們的福音。

(三)成為自主的學習者:不過對於學生的學習,更值得關心的是他們的學習成效與質素。他們在這段離校上網學習期間所獲得的空間有多自主和多元?

香港大學教育政策與社會系榮休教授程介明便指出,在家學習最關鍵的特色是學生需要自學,而目前就是學生必須自學的最好時機。停課可被視為擺脫課堂與課時束縛的契機,以騰出空間重新思考怎樣把上課轉化為真正的學習。故他建議教師在設計時,把教的部分減到最少,並把學生學的部分放到最大。

根據學習科學( Science of Learning ),學習發生在每個人的腦內,因此學生必須成為自為的、主動的學習者。假若老師相信學生有主動學習的意願和能力,便會在教學上有相應的設計,以支援學生拓展自主學習空間;否則若因為老師的不相信、仍希望一切都在監控之下,那麼將窒礙學生的自主學習空間發展,令他們難以成為主動的學習者。

(四)師生關係的重要:程教授還指出,師生之間絕對不只是知識上的交往,生活層面的溝通,老師(校方)與學生交談溝通,如舉行周會、祈禱、與疫情有關的集體輔導等,師生在功課輔導以外的小組交談或個談,均十分重要,而許多學校亦已看到這方面的需要並作出照顧。

有老師表示,因為今次疫情,反而讓他們有課時空間去認識和了解自己的學生(按:有些學校因為實況,將網上實時課堂的教學內容作出靈活調配,或將實時班主任課的主題訂作生活分享,讓老師由過往在課室主導講授內容的位置「退到」與學生平等互動的位置)。這些老師這才赫然發現,原來學生在課堂以外的其他面向和他們的多才多藝(有些才藝甚至連老師也自歎不如)、原來從前的校園生活是多麼缺乏機會與學生傾談云云。可以說,因為疫情而為教學模式帶來的變化,讓老師更看清師生關係和學生的整全健康( well-being )的重要性。

所謂德智體群美,除了智力發展外,學生的全面成長更重要。學校作為青少年成長中不可或缺的社群,理想地,除了課室,還提供了各式學習體驗的機會,包括做實驗、木工、校園花圃種植以至海外交流等,當中涉及的多元智能發展及人際交往互動,亦非單從電子學習便可以輕易獲得。

老師們準備好了嗎?


復課在即,據稱有學校已打算在疫情後繼續保存某些網上學習的元素,以維持和發展學生目前自主學習的狀況,例如他們在思考課時的長短是否一定要劃一?學生的課間休息是否可以放長等等,為校園生活安排發掘更多的可能性。

事實上,經過這幾個月的網上教學洗禮,不論老師、學生以至家長,對學與教的看法和觀感已出現了不同程度的變化,幾可肯定的是,當老師重回教學崗位,課室內的狀況已不能回復疫情前的舊觀。對此,老師們是否已有了充分的心理準備?



延伸閱讀:

  1. 「停課不停學」的啟示
  2. 「停課不停學」:疫情過後
  3.  在停課期間學校應該考慮的周期式學習模式
  4.  許寶強:告別「停課不停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