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代在變,每一個年代的人所需的技能都與上一代不同。面對「AI 會讓你失去工作」、「AI 能夠代替人類」等「 恐怖 」言論,學生們的競爭對手未必再是身邊的同桌,而是「記憶力」遠遠拋離人類的 AI,所以為了保持競爭力,老師們不能夠再用十年前的教學方式去教學生面對十年後的挑戰,而是要教學生去 future-ready。

我們需要積極迎接變化,跳出老舊框架,可是,現行的 DSE 是一個以 marking scheme 為本的公開試。當所謂的學習全都有 model answers,學生不斷默書、測驗、考試,靠背誦就能滿分,教學不再鼓勵學生去理解和發問時,漸漸地,我們都會習慣了對資訊照單全收,不懂得批判性思考和反抗,不願改變,不會進步……

創新由小步子開始

這三個月在教育燃新的實習,我留意到曾有創新教師也對未來的教育創新計劃表示「唔好搞我」、「外國的教學模式不能套用在香港」,認為本地教育制度問題太龐大、太麻煩,然而,害怕改變,安於現狀,又是否真的能夠幫助學生去 future-ready 呢?

很多人都誤會了「創新」一詞,它不一定要很「大龍鳳」,其實當你嘗試踏出一小步(start from small)去行動或改變思考方式,已經是一種創新。沒有人能夠預知未來,沒有人知道教育創新計劃能否成功,但我相信老師若願意由小步子開始,本身已是一種身教。

在這裏,我有幸目睹創新教師們在這十星期的學習成果。他們讓我領悟到「制度是死的,人是活的」道理,即使制度問題極為複雜,他們沒有因此而給自己藉口不去改變。他們對教學的熱誠令我十分感動,眼看這班創新教師對教育的火熱 ,用不同的方法教學生去 future-ready,讓學生看到自己的更多可能性,實在難能可貴。

記得有一次到訪其中一間學校,有老師跟我說他從前對香港的教育制度沒有希望,但從教育創新的進修歷程中,他打破了對制度舊有的思想,重拾對教育的信心 。聽了他前後的變化,我感到很鼓舞,因為我看到他願意突破自己的框架,亦為他的教學旅程感到期待。

從教學實踐中學習

這個夏天,我同時也兼任一個中一英語課程的導師。過程中,我發現了原來自己有時候也會以單向的方式教導學生,沒有鼓勵他們去思考;有了在這裏的經歷,現在我會不斷提醒自己:不要成為自己不喜歡的老師類型。

有一次,我的學生要預備一個匯報,我決定放手給他們自己做,事先只簡單說明了一些規則,就讓他們隨意發揮,結果他們的表現非常優秀,更獲得了「最佳匯報獎」,令我感到意外。

我很感恩在這裏的實習經歷,從中讓我重新思考教學的本質。在此祝願有天,香港學生不會再覺得 DSE 的成績表是證明自己價值的唯一成績表;祝願有天,每一位香港學生也能夠看到自己的獨一無二。


*Sharon Cheung是教育燃新2019年度的暑期實習生,她同時是香港中文大學英文系三年級學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