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前,隨「賽馬會教師創新力量」的創新教師夥伴到德國的學校參訪,在四天的考察中,走訪了三間學校,其中一間Schüttorf Grundschule auf dem Susteresch是位於一個平凡的小鎮上的不平凡學校,從中可見到一些當地的教育特色。

這裏有富心思的校舍設計、優渥的社會資源、精心設計的課程、鼓勵學習的環境及教具、靈活專業的團隊、主動好學的學生、豐富的體驗機會、多元精采的學習分享…… 怪不得這校不單獲歐洲教育獎,更是國內外學校參訪的熱門地點。

這裏有着很多很多值得細味和反思的優秀之處。與其去描述一些表癥現象或措施設備,我認為更應從另一角度、一個更真實且重要的角度 —— 人的角度 —— 去記錄這次探訪。

受歡迎的校長

首先是校長Mr. Heinrich,他是一個備受歡迎的長輩。與他在校內談天的短短十分鐘,已經有不少學生主動向他問好,更有舊生特意回校找他敍舊;與他在小鎮上漫步,亦不時看到舊生、家長向他打招呼及示意,以表達尊重。在我們眼中,這些互動是不可能刻意營造的,那是一些最真摯、最實在的證明。

Mr. Heinrich是一個充滿熱誠的教師。縱然他是一校之長,但仍堅持前線教學。他每星期都會到鄰近的中學任教3個他最喜愛的科目。他還會為了保留另一間小學僅餘8名參加者的游泳小組而堅持接受評核,以便他可延續游泳教師資格及繼續協助學生。

他更是一個優秀的領導。他相信改變的力量,認為學校必須改變,以讓學生適應社會急速的發展。在擔任校長初期,他曾公開詢問教師的意見,雖然當時只得到3個好評,但他以開放的態度,與教師團隊一步一步建立合作及互信,慢慢地改變學校的文化,從而建立了一支目標一致的團隊、改變了學生的學習模式,讓學校踏入國際教育的舞台。以他的說話而言:he chooses to be a principal, but also be a colleague.

為了讓學生更進一步與國際接觸,他不單收取不同國籍和背景的學生,更刻意招聘來自世界各地的教師,還讓學校參與歐盟教育組織的合作平台,培養學生的國際視野。

在他的分享中,不時會聽到他提及的一些教師應有特質,例如:thinking influence behaviour, teaching heart should be in a right place, confidence等。在他身上,我看到了他視教育不單是一份工作,更是一份「志業」。

從觀察校長,我們基本上已經瞭解學校的方向。

真.個人化學習

我們再從另一角度看看這裏的學生 — 學校是如何引起他們的動機,使他們投入於個人化的學習之中呢?

我們先從參觀此校的鄰近幼稚園 — Rüskauer Rasselbande 說起。那裏的設計基本上與小學一脈相承:設有富心思的課室佈置、個人化的學習歷程、開放的學習空間及多元的學習體驗。

仔細看看德國的學生情況,基本上與香港的學生沒有分別 —— SEN學生都是存在的,學生也有秩序問題,欠缺學習動機等學生也不少。但是,這兩間學校(小學及幼稚園)的學生面上都經常掛滿笑容。校內老師說,他們的學生是習慣了「這一種學習模式」,縱使有插班生,也會很快適應。

再仔細看看他們的「這一種學習模式 —— 基本上是遊戲。這在幼稚園內,更是明顯。到了小學,則是遊戲及一個又一個讓個人發揮的任務。回想一些青少年發展理論(好像是Erickson 的人格發展論),「遊戲」及「任務」正好能回應這兩個年齡層的孩子對世界認知的需要。這兩間學校的設計正好示範了何謂「以學生為中心」。

回到小學,我們知道了「個人化學習」的效果及方法後,再看看學校的執行細節,例如如何保證教師教學效能、行政工作分配等。我們發現學校的大部份行政工作與香港的學校有很大分別:德國的所有教師的考績由校長一個人負責,沒有查簿觀課,幼小銜接是教學法的交流,學校資源也是由校長負責分配,沒有全年的考試計劃。當地的學校行政工作與香港的相比之下較為鬆散,但並沒有影響到教學質素。

回想香港,統一的校服式樣、整齊的排列方式、嚴謹的教師考績、規範化的行政工作、完整的周年計劃及報告等,有多少是以學生「個人」為本,並顧及了他們個別學生的需要?這些值得教育工作者深思。

後記:不是外國的月亮特別圓,無論是校長還是教師,德國的教師強調當地也有不少傳統學校,但在他們心中「每一位」學生都有一定的位置:他們會視每一個學生為獨立的學習個體,不會以「班」為單位處理學習進度。如果問怎樣才可做到「以學生為本」?相信這不是單單將外國的成功例子照辦煮碗便可求得的答案,而是需要本地的同工同心協力去自行發掘和制訂。